新高小说网
繁体版

第24章 手术过程

    汉子们沉痛答应,让漪晴没有后顾之忧尽全力救治,他们心中何尝不知?这已经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然而这个年代没有抗生素、没有疫苗、没有止血剂……

    冷兵器时代里面预防感染,就一个招:火烧!外伤可以用刀把化脓的组织给刮了,然后拿着烧火棍用火烫伤口起到止血、杀菌的目的,但是内伤就不行了:内脏这样一燎,基本上熟的都可以直接吃了……

    漪晴胡思乱想了会,便问管家有没有抗生素,又害怕对方听不懂就便说是治疗发烧、化脓药物。

    “是应该有,有一堆小瓶子,但是我都不认得便没拿出来,而且时间太久了……”管家道。

    “先拿出来吧,有备无患。”漪晴边说边进内屋去。

    漪澜照例给自己当助手,上次还有李太医,这次换成管家,本来春江夫妇坚持也要进去但被漪晴完全制止,道:“人太多,容易发生感染,而且你们也不懂容易被吓着。”

    “我们都不懂,难道你就懂?难道管家懂?他要是厉害还会屈尊当个下人?”春江媳妇被当众下了面子,心里很不舒服,尤其是看着换上白色衣服的管家更是不开心。

    然而两夫妻仍是被漪晴请了出去。

    “张管家,请你平心静气,咱们一会可是大场面,您可要镇住喽!”漪晴鼓励着,毕竟这是个大手术,现在能用的也就这几个,实在是没有信任的人能用啊!婆媳们的麻醉药物已经熬好,漪晴按照管家说的分量喂给伤者。

    “姑娘,李太医也来了,请麻烦和晴姑娘通传一声。”睿小王爷在外面喊着,刚一出事他就连忙派人去请,幸好今日李太医不当职,不然从宫里出来那可要的时间太久了。

    兄弟几人见有太医,内心更加欣慰。

    围观的众人也深受感动,一个个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打扰了里面人的思路。

    “睿小王爷,让老朽喘口气,实在……实在是身体不行……”李太医气喘吁吁。

    李太医缓了片刻,便有样学样跟着另外几个人:洗手,换上白色衣服,戴上白色帽子、口罩。

    这次手术不比上次,漪晴的面巾也不得不换下面巾换上新口罩,众人惊呼,连漪澜都疑惑着漪晴的脸好像比以前问题更严重了……

    事有轻重缓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赶紧把大汉的肚子缝上,众人赶紧把注意力又放回到手术上。

    “大家注意保护好自己,手上有伤口的请主动离开,血液最容易传染性疾病。”漪晴郑重地说道:“相信管家和李太医没少看过当年叶名医的书稿。咱们救人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

    “是,书稿上写的会传播乙肝、梅 毒还有个艾什么病。”管家接话。

    “咱们不是有手套吗?”李太医看着漪晴马上要光着手下手,赶紧提醒道。

    漪晴欣喜若狂,早他妈说啊,吓死自己了。

    管家道:“这东西太贵,又容易坏,除了太医院,别的地方几乎没有……”

    几个人戴上李太医带来的特制的手套,又再次消毒,漪晴再次嘱咐着:“虽然戴着手套,大家还是要注意保护自己,现在开始咱们尽量少说话,只说手术相关的。”

    漪晴再次平复心情,迅速打开伤者衣服又用一瓶一瓶消毒液往伤口附近冲洗,然后铺上白色的干净布搭在伤口附近,再次用干净纱布蘸上消毒液擦洗身体,由内往外,一圈、两圈、三圈。

    “刚刚是消毒环节,一定要记住宁愿多浪费消毒液、也坚决不能让病人感染了,咱们的身体、手、甚至周围的环境都有感染风险,所以多注意尽量无菌的操作、也就是卫生操作。现在我们正式开始。”

    漪晴边说话边给附近的人演示,又知会周围的人不要挨的太近,屋子外面的人更是自觉的放低声音。

    “下面会比较血腥,”漪晴话没说完,一手手执手术刀直接顺着刀口的方向上下延伸大约5厘米,“张管家,穿羊肠线。”管家动作麻利,漪晴一手拔掉刀口,另外一手拿着干净的消毒的纱布擦掉汩汩流出的鲜血。

    众人觉得既恶心又刺激,漪晴动作迅速,这个开腹操作的过程要迅速,毕竟比不上后世的无菌手术室,自己也不好把病人带到空间里面去。

    “好也不好,肠管破裂,好的是没有扎破脾脏和胰 腺和肝脏,不好的是,肠管容易发生感染,而且我手术做了,伤口长住之前如何吃饭?”好多问题都存在,漪晴突然觉得自己把自己逼到了死路,虽然家属没有要求自己什么,但是身为医者的心又让自己忍不住焦虑。

    “不要气馁,也不要慌张,尽人力,听天命!”李太医看漪晴的眼神开始涣散,大力提醒着。

    “妹妹,不要有后顾之忧,一鼓作气!”说话的是漪澜。

    漪晴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道:“好,咱们一鼓作气、先把手术做了,管家,老张爷的东西有没有提到输液管之类的东西?”

    “之前有,咱们现在只有玻璃的,日记里面有的东西,现在已经变成粉末了。”管家答道,说的应该是塑料或者硅胶材质。

    “那行,咱们就奋力一搏!”漪晴奋力快速辨别着出血的肠管,令人怪异的是只有这一个出血的口子,但是这出血量实在有点大?!

    要是有肠镜就好了。

    “你干什么?”众人惊呼!只见漪晴顺着不断流血的肠道把手指伸进去。

    “没有办法,这个口子的出血量不正常,而且你们没有发现吗?这个病人肠道也太干净了……”说着话,漪晴突然眼睛一亮,道:“这是什么?”

    漪晴顿了顿,拿起另外一把小巧的手术刀,比着肠管一刀下去,大约十公分的肠管被切下来,漪晴捏住断端的血管,血流少了很多,道:“好了,大概是这节肠管的问题,咱们继续。”

    “漪晴,你要快点,伤者现在身体很冷!”说话的是李太医,在这个手术中,漪澜帮忙拉钩,漪晴负责主要操作,他和管家爱莫能助,干脆统揽大局,宏观观察病人的生命体征。

    漪晴汗都要出来了,完了完了,怕是要失血性休克了。

    漪晴顾不上其他人,也不再讲和解释,自己快速拿起事先备好的羊肠线飞速缝合着,力度把握的刚刚好:太紧肠管断端容易缺血坏死,太松则起不到缝合作用还容易导致肠漏,况且羊肠线本身弹性也需要一定的掌控性。

    缝合完肠管,又检查没有其他出血口,然后是大网膜、腹直肌……终于搞定,漪晴长出一口气,上辈子从来不敢这样玩的,不过再这样的环境中、这样的处理方法也好:可以快速搞定尽可能减少患者的感染问题。

    “还好还好。”李太医长吁一口气道,并让人开始熬药,漪晴好奇是什么药方,李太医道都是些传统的治疗发热的草药,太医院的药方有一部分经过叶轻眉改良。

    最后再次消毒,用干净纱布盖上伤口,几人撤下去手套,漪晴拿着把大剪刀开始剪布,并解释道:由于腹腔手术手术范围大,受累脏器多,术后肚子胀气、水肿难免,况且这么大的伤口也要防止肚皮崩开,所以腹带必不可少。

    一连几根绷带做好后,壮汉的兄弟们被喊进去抬床,漪晴把腹带放于病人腰下,扎的牢牢的。

    “姑娘,我兄弟怎么样?”刀疤脸看着不再出血的兄弟的肚子,满怀希望问道。

    “手术过程还算顺利,但是接下来能不能扛下去才是关键问题。”漪晴说的是事实,这样的手术在后世也是个急诊手术:手术本身是没什么太大难度的,怕就怕的是感染,一旦感染起来十分麻烦,更不要提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时代。

    漪晴看着满脸疑惑的几人,尤其是家属们,说道:“老实说,做这样的手术我不担心,我就怕手术之后的感染,就好比你的手破了,运气好过几天就没事了,运气不好流脓还要刮脓,你兄弟的伤是一个道理。”

    其实还有破伤风的风险呢,但是这个更无解,说出来也没法解决。

    “对了,这个是你兄弟切下来的肠管,而且我发现他应该几天都没有进食。“

    漪晴递过来用托盘承着的物质,并把肠管翻过来,只见肠管里面有一道深深的纵切的刀口,继续道:“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出血量也太大了,幸好及时把这节切了下去,否则就算把肚子缝上里他也铁定是个死!”

    春江夫妇在正厅,一听说手术结束也匆匆赶过来,二人面面相觑,一起问道:“治疗的怎么样了?”

    “手术过程就是把伤口缝住,但是关键是后期的恢复,春江表哥,我想看看老张爷的笔记,如果要是有叶名医的东西那就更好了!”漪晴想知道当年她来到这个时代时的治疗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