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小说网
繁体版

第3章 苛待口粮

    几人来庄子已经五个月,庄户的女人们对待宛珺主仆三人倒是客气,除了吃穿比不上城中,其他方面倒是无拘无束。

    “给三小姐请安,这是二小姐拜托太太给您送来的芙蓉面!”赖大婆子舔着脸道:“这是好东西啊,咱们在乡下哪里见的到”说着,随即又递上老爷机来的家信。

    宛珺看着信,心思却早已飞出窗外,上次托父亲打造的针和利刀未见回复,却只让自己安分守己、不要出门云云。

    宛珺本想切下肉瘤仔细查看,无奈只得暂停,安慰自己道:查看又有什么用呢,这里都是中医,用不到显微镜,买不到什么西药,就是治疗也超过了自己的知识体系。

    她想到这里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却惊的赖大婆子老脸一红,城里家中和庄子的书信来往她都要偷看的,为的是防止有谁背后坏她的好事,难道小姐发现了?

    ……

    ”小姐,赖大娘克扣咱们日常用度,您也不管管?“小桃红拧着手绢向宛珺抱怨,她受不了了,太太可是允了自己的老子娘,本以为到庄子来可以时时向太太汇报三小姐不端行为,太太就会论功行赏,给她放个良籍,这个可是个天大的诱惑。但无奈这个小姐来庄子后镇日在看着房梁,不破坏不骂人,最多不吃饭不喝药。

    小桃红觉得自己就要耗死在庄子上了……

    宛珺愕然,她觉得挺好的啊,自从来庄子后,少沾荤腥,自己的身子已经慢慢没有之前臃肿,气味也淡了不少。

    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爱食素。

    “杏枝,你是老太太身边的,我病后脑子不好使,咱们的身份的用度大概是什么?”宛珺懒的受小桃红挑拨,自己两世为人,又见过世面。

    小桃红扁扁嘴,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直接“哼”一声别过脸:您还真以为自己是曾经千娇万宠的三小姐啊,想回去难着呢。

    杏枝不答话,唯唯诺诺说着自己不知。

    小彩旗也像个二傻子一样装糊涂。

    宛珺今年十岁,实际年龄远超过十岁(咳咳,女孩子年龄不宜问),看着几个丫头眼观鼻,冷漠道:“让你们几个跟着我这个没前途的,真实委屈了。”宛珺组织下语言,又仔仔细细察看着几个丫头脸——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女,花一样美丽的脸啊,将来的前途大概也只是婚配个奴才草草地了此一生。

    “我会修书给老太太、太太,你们谁愿意留下就留下,将来我亏不了你们;谁愿意离开就离开,咱们不是一路人也不想将就了彼此;另外,我也会说是我自己不愿意那么多人来伺候,你们想走不要有任何的思想负担,现在可是最好的时机。”

    宛珺的目光从几个丫头脸上扫过,不是自己的人,在自己身边就是个耳报神,与其还不如漂漂亮亮地赶的回去。

    宛珺把弄着芙蓉面,随后想想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以表明自己的决心。

    “小姐,小彩旗陪着您!”

    “小姐,杏枝跟着您!”

    就剩下小桃红,只见她扭弄着手帕,又看看另两个丫头,最后说道“小姐,奴婢只是替您抱打不平,不是想攀高枝儿,求您别赶我走!”废话嘛,良籍比奴才好,做奴才的最好的出路也就是个良籍,其他的身份可是生死买卖全由太太做主,近半年来三小姐表现的越来越挑不出毛病——大太太那里是没法交代了;与其这样耗着还不如跟着这个丑小姐搏出一条出路呢,自己好好表现的话,说不定将来还能随着陪嫁,自己这个美丫鬟可能还比丑小姐更得未来姑爷宠呢。

    小桃红快速计算完,发自内心地恭恭敬敬地跪下向宛珺表忠心。

    ‘大太太,我已经努力了,我此刻觉得当个丑小姐的美姨娘比求个良籍更现实。’小桃红心中默念。

    这下轮到宛珺愕然了,道:“那好,愿意跟着我的就要忠心,我要是发现谁个背信弃义,到时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宛珺一脸严肃,几个丫头浑身一抖,她们不是摄于小姐的气势——我们是害怕您的脸!

    ……

    “是,是,小姐,是奴婢监管不力!”张勇媳妇答道。

    宛珺没找赖大婆子,那赖大婆子为着自己的丑闺女可是用心良苦:各种刁难众人,克扣拥堵给自己闺女攒嫁妆,以便将来能在婆家立足。

    赖大婆子一开始还想克扣宛珺的芙蓉面来改善自己女儿的黄土高原般的面貌,但是当她看过了宛珺的肉瘤后就放弃了——这玩意到底有用没,咋觉得是脸越来越糟啊。

    “奴婢会给赖妈妈说的,”赖妈妈就是赖大婆子,几个丫头也叫她赖大娘。张勇媳妇很害怕这个小姐,每次请安都是躲在离宛珺最远的地方,而偏偏这个小姐最喜欢找她。

    宛珺心满意足离去。

    ……

    “我就是用她钱了,那又怎么样?她也不想想自己能回得去吗,还想给我讲规矩?!”赖大婆子知道宛珺来问月银的事,蛮不在乎闻道。她已经看出来这个小姐虽然有老爷的些许关心,但一时半会却肯定是回不去了,她有的是法子来拖着——虽然不知道家出发生了什么,但赶回庄子里的通常都是招了大事,就算没出事,单单就这一张脸,太太就不会容不下她。

    ‘大小姐可是快及笄了,难不成让她在及笄礼上抛头露面坏了家里的名声?除非太太的”亲生“孩子们根基都扎稳了;再说,一个县丞正经收入又有多少?怎么可能给一个落魄,基本都是各种非正当路子利钱,晾她敢出去吵吵?!’

    赖大婆子很是心安理得想着。

    一方面她懒的管这几个娇姑娘,一方面又害怕和宛珺单独相处——别人不知道,她家里年迈的婆婆婆可告诫过这三小姐的脸是后天起来的冤孽疮!

    “还怎么样?”张勇媳妇很气愤地瞪着她,赖大婆子是黑心鬼,克扣着大部分人的用度,但奈何人家有太太撑腰啊,谁敢说什么。幸亏自己千方百计给她闺女寻婆家,且成功地在这月初给找到了个死爹无兄无弟的外地来的读书人,赖大婆子对张勇媳妇另眼相看。

    “您要什么我不管,她要什么我也不管,我就是不想单独和她一起……”

    “好咧,嘿嘿,你再给说说这个年轻后生,俩人老大不小了,差不离就让他老娘过来提亲罢……”

    张勇媳妇气个扬倒,偷鸡不成蚀把米,小姐让办的事您还没解决呢又来让我干活我:“行,你先把这事给我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