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小说网
繁体版

第20章 春江夫妇的争执

    太后继续躺着听着竹清打探来的消息和分析,闭着眼睛不做声。

    太后想起当年的情形:恒亲王呵护着叶轻眉、先帝呵护着叶轻眉、自己也曾是叶轻眉最好的朋友,现在呢?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一个老糊涂的恒亲王。

    竹清继续道:“奴婢倒是偷见过那漪澜、漪晴,论相貌漪澜像那妖女叶轻眉,但是行为举止太小家子气,倒是漪晴神态气韵很有妖女当年的感觉,可惜带着面巾看不到模样,身形上看也就十二模样,年龄也不对。”

    竹清又再次把香水打开,道:“太后娘娘,奴婢也问了,这香水、袁家小姐的手术皆出自那小丫头之手,那漪澜只是打打下手……”

    太后这才又睁开双眼,缓缓道:“可是哀家还时觉得这样的味道太怪异了,当年,那叶轻眉就用着比这更加怪异的味道迷惑了先帝,我是怕极了……”

    “那娘娘,奴婢要不要?”竹清手里做了个刀切的手势。

    太后眼睛微眯,拿过香水,轻轻一闻,道:“如今恒亲王府搅了进来,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继续监视。另外让陈婆子继续找人,这味道,真香。你再暗中派一批人查查陈婆子一家。”

    “是,娘娘,那陈婆子的儿子孙耀威今年参加科举,她托奴婢向您问好,您看?”

    “噢?她没有和孙嬷嬷说,怎么反而托着找你了?”太后嘴角冷笑,陈婆子还真是狂妄,当自己都是瞎的吗?!自己虽然恨叶轻眉,但是从也没有想着让她断子绝孙。

    “奴才打听到孙嬷嬷把孙耀威打了个半死,陈婆子恨上孙嬷嬷了……话说回来,这个陈婆子一家真是不要脸,那董香兰再怎么着也由不得一个肮脏的奴才糟蹋,不仅糟蹋了不承认,竟然逼人家在自家门口做暗娼……”竹清不忿。

    太后气急,道:“好一个陈婆子,我让她把董香兰从青楼里面救出来就是让她们家胡作非为么?还有官府怎么回事,哀家不是一直让人照顾着吗?怎么我一病董香兰一家就散了?给我查!还有谁在里面做鬼?!给我查!”

    ……

    今日天气晴朗,微风徐徐,漪晴坐在自己设计的鸟窝沙发里面吃着西瓜,研究着李太医送来的叶轻眉留下来的书籍、药品、工业设计,可惜保留下来的手稿并不全,实施起来比较麻烦。

    “可惜了,要是资料再全点,我都可以在空间外面直接生产使用了……”漪晴喃喃自语。

    漪澜一脸失望地看着院外到处走动的达官贵人家里的小厮,道:“漪晴,这些银子给咱们多好啊,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嗯,是的,姐姐。”漪晴敷衍了一句,心中吐槽:‘你的祖母是叶轻眉!艳绝天下的人物啊,你这孙女怎么这么上不了台面,这点钱都看得进去……

    “要是有钱,母亲就不会看不起病,家里也不会那样……”漪澜小声道。

    “姐姐”,漪晴赶紧爬过去,安慰道:“没事没事,这些都过去了,肯定是叶祖母也无力回天的,不然以她的医术不可能没办法的……”当年到底发什么了什么,自己的女儿、外孙女为何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叶轻眉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们自己的真实身份?

    “姐姐,咱们会有钱的,等着吧!”

    “当真?”

    “当真,你先想好自己想做什么吧……”

    漪澜对漪晴无比信任,双腮红霞、神采飞扬,看来已经进入思考中。

    ‘可惜不是后世,这样的美貌绝对是菲林杀手!’漪晴好生羡慕。

    既然要挣钱,就要努力了,于是漪晴继续杀进研究手稿的行动中。

    ……

    张府这头,春联夫妇喜滋滋看着来往的人群,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两朵大菊花。

    “你好,来这来这交钱!”

    “有有,你收好!”

    “欢迎您下次再来!”……

    “老爷,您看这生意这么好,咱们府里马上就有大批的进账了。”春妮挺着并不大的肚子,开心地走到春江表哥身边。

    春江媳妇的脸由红转黑,心想:’好容易从家里带来个老实的无依无靠的丫头,念在自家亲戚面子上,给你个身份让你给张家留个后都不错了,谁成想你不仅霸了老爷的身子,还霸占了老娘好大一分子产业。’

    “春妮来了,可是又看中什么了?”春江媳妇毫不客气道。

    春妮被阴不阴阳不阳地刺了一句,眼睛红红的,鼻子呆着微微哭腔,道:“太太,奴婢只是道贺来的……”

    春妮长得波澜不惊,没有任何亮点;但胜在身材削瘦,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春江表哥心中不快,看着大金粽子一般壮硕的婆娘,道:“停停停,也不看看什么场合,就开始拈酸吃醋,再说你妹妹怀着孩子呢,你就不能让着点……”

    春江媳妇顾着自己的面子,瞧着远远几个商贾之家的主母,忍下自己的怒气,笑脸盈盈迎了过去:“秦夫人、林夫人你们都亲自来了呀,欢迎欢迎啊。林夫人最近又年轻了,看着皮肤,啧啧……”

    “呵呵,你家芙蓉面确实不错,我用着都觉得自己白皙很多呢……”林夫人年龄小,说话柔柔弱弱的,实在不喜欢乡村出身的春江媳妇的狮吼声。

    “你说你这什么人家,啥没见过,可偏偏就喜欢这张府的芙蓉面呢……”说话的是秦夫人,秦老爷是京中做脂粉生意的,平日里和春江媳妇来往甚密。

    于是春江媳妇接话,努力捏着声音,试图不那么粗鄙,道:“多谢谢林夫人捧场呢。您看还给你包老样子的?还是换个别的?”说完忍住不去看林夫人头上熠熠生辉的镂空鎏金点翠蝶恋花发钗。

    “听人说贵府出了种香水,我想买点回去,也好送与宫中的妹妹。”林夫人羞羞涩涩答道。

    林夫人原名林清轩,从名字上就能感觉出来儒雅的气息,父亲是教书先生,大女儿林清轩早年嫁给绸缎铺掌柜刘织,小女儿林清平则是入了宫,如今是小小贵人位。

    “这个,理所当然应该送给贵人的,就是怕东西不太够了,容我现在回去查看下,二位可再看看别的。”春江媳妇说的是实话,东西确实不多了,漪晴又不肯再做了。

    “放心吧,我陪着她。”秦夫人答道。

    “有劳两位姐姐了。”林夫人盈盈拜谢,又想了又想,终于决定开口,道:“另外,咱们府里是不是有本叫做石头记的小说?能否让我见见书啊?多少钱都愿意……”

    ……

    这厢春江媳妇急急忙忙跑着给老爷汇报,本来以为这么贵的东西没几个人会买,价格就标的低了点——当然勾兑的水就多的店,但没想到生意竟然这么火爆。

    春江表哥之前为了扩大宣传还送了不少人呢,这下确是大大的不够了,严令只卖给达官贵人,什么暴发户的就算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千算万算的,却把家里有贵人娘娘的暴发户给漏了,春江表哥一脸为难:这是真的不够了啊,再勾兑都没什么味道了,前后对比太大啊……

    “要不你去表妹那里问问去?”春江表哥试着说服自己婆娘去请求漪晴帮忙。

    “我不去,你看她那幅我要吃了她的样子,要去你去!”春江媳妇直接怼来回来,还有漪晴的镯子她也不愿意给赎回来。

    “她是你妹妹,你给她点好吃、好喝的不就行了,她才多大点?!对了,那镯子别忘记了。”春江表哥哪壶不开提哪壶,随后又想了想,又道:“你难道不会就想做一锤子买卖吧?难不成你就想挣一笔钱?”

    “那你先把春妮的铺子都还给我。”春江媳妇讨价还价道。

    春江表哥思索良久,道:“春妮不容易,那些的铺子都是不怎么挣钱的,而且她如今又有身孕,就给她点傍身吧……”

    “张春江你可真有意思,知道这京里面的小妾们是怎么样的?那些就是个玩意,玩完就可以扔掉的玩意!你倒好,凡事要考虑玩意儿,哪个正经人家的玩意还有自己铺子的?若是有也是玩意儿嫁来前自己的,而不是从公中支出的!更不是从太太手里抢去的!”

    春江媳妇怒极,这些日子她瞧够了自己男人和表妹们眉来眼去的模样,又常常被秦夫人各种熏染,终于学得了各种“正房”做派,此刻憋着劲想把所有财权重新抓到自己手中。

    “你就这么容不得人?你和春妮于我而言都是亲上加亲,能和城里那些买来的侍妾比吗?她那些铺子几乎不挣钱,你都知道的!”春江表哥怒极,拿着自己的烟杆在桌子上敲的邦邦直响,道:“你要那多干嘛?你非要作践人吗?”

    春江媳妇气鼓鼓地,头上的金子抖的闪闪亮,恍的人头晕,春江表哥又道:“瞧你那一头插的,跟个公鸡似的,你瞧瞧你那几个表妹,好似家里所有的收拾都别在你脑袋上了,也不嫌难看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