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小说网
繁体版

第2章 来了个灾星

    应宛珺带着头巾坐在车上,望着陌生的大太太张氏,心里面是原主的难过的情绪。

    “老太太本要来送你,突然身子很不舒服,你父亲需要扶她回去休息,别怨着家人,”张氏盯着头巾上面的帽子,故意不去看头巾下面的脸,冷漠道:“去乡下好好替老太太祈福,为你死去的娘忏悔,不要仗着身份为所欲为……”

    “嗯。”

    唉,真真的没有教养,连个母亲都不喊,张氏想让自己看起来显惠些的意愿都没了。

    这些年张氏的日子很不好过:本来只生养了大小姐应宛莼的她,被老爷迫使以无男丁为由逼着接纳林姨娘;林姨娘进门后便生下二小姐应宛兮和庶长子应长松,整日作威作福拿捏着老爷各种掐太太尖;老太太看不惯那些个姨娘做派,又以家长身份给老爷纳了贵妾,明姨娘压过林姨娘一头,虽然进门后仅生养应宛珺一女,但却始终牢牢把持老爷的心思。

    眼见着家里仅一个姨娘生的庶子,林姨娘和明姨娘又深的老爷宠爱,张氏便在应老太太的默许下急忙把娘家的旁支表妹张兰儿嫁给老爷为兰姨娘,自此才稍稍挽回老爷的心思,各种喝汤进补的努力下终于又生下了龙凤胎三小姐应宛如和嫡子应长柏,而可怜的兰姨娘在张氏面前千般讨巧万般伺候,才得默许——于进门整整八年之后生下如今刚出月的小龙凤胎应宛珠和应长青。

    想到此时,张氏心情又不美丽了,立马忘记老爷叮嘱的话语“宛珺的脸是禁语”,故意大声说着什么好好呆着,家人会给你求的良方为你医治脸等等,吓得管家婆薛大婆子一身冷汗,赶紧扯着太太袖子,好在出门早,又都是内宅心腹,不怕难听的话传出去,要不然外人知道应家有个未及笄便破了身毁了容的孩子,那么同为应家的您的宝贝闺女还嫁不嫁人了!

    ‘缺心眼儿!’薛大婆子心中已无力,暗暗吐槽。

    “是。”王漪晴顶着应宛珺的身,这些人她压根就没什么感情,曾经在医院的时候再难听的话她都经历过。

    张氏看说出去的话像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便也没心情和她多说什么,薛大婆子随即嘱咐一行人即刻上路。

    ……

    宛珺躺在自己的马车里望天发愣,随行丫鬟被她打发到装载行李的车上。小彩旗眼见自己被疏远,撇撇嘴想哭,被应老太太打发的丫鬟杏枝拽了过去,压低声音道:“你呀,出门干什么找晦气,三小姐让干什么咱们听着就行。”

    “就是,彩旗妹妹,咱们都是丫鬟命,要认清身份,现在可是大太太当家,大太太让咱们照顾好小姐,可不是让小姐迁就咱们的!”说话的是张氏打发过来伺候的丫鬟小桃红,慢条斯理地摆弄着手里的手绢,数落了小彩旗一顿,又让小彩旗和杏枝明白自己才是如今家里主母的好心腑。

    “……是我的不是了,让姐姐们操心了!”小彩旗赶紧道歉。

    杏枝张张嘴没接话,如今明姨娘那房只剩下一个破了身的、毁容的的傻小姐和一个倒霉的小姐丫鬟,看着三小姐令人作呕的脸,小彩旗要考虑换靠山也是能理解的,而自己又能去帮三小姐什么,本来就只是个老太太信任的丫鬟罢,老太太能打发自己来照顾这个没前途的,怕是自己也是得罪人了罢。杏枝越想越难受,也要好好打算起前途了,想着几个丫鬟都快到配人的年龄了,又想着大太太身边薛大婆子的侄子——那个可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郎君……

    一群各怀心思的人集体畅想。

    “我会回去的!”突然前面马车里传来应宛珺的大叫声,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又继续集体畅想。

    ……

    话说宛珺上车之前,让小彩旗从犄角旮旯处给她寻了一枚破碎的小铜镜,又寻着机会打发了丫鬟,这才静静心细细看自己的脸。

    从逼问小彩旗的话中,貌似原主破身子前挺美的,然而此时却是惊天动地,看不到半分美丽。应宛珺压根没在意自己的状态,她就是把穿越当作了度假,老爷她挺好,其他人不喜欢她也没什么。还有脸,她自己就是医生嘛,慢慢总能看出来点什么问题吧。

    于是伸伸懒腰找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挺尸睡觉,顺便给自己撒上点香粉,呃,有点浓。

    ……

    睡梦中,宛珺迷迷糊糊思索着发生的事情,她一直都在丫鬟们的伺候下脑子得不到放空,此刻终于在马车上可以好好思量了。

    应家位于李姓王朝大庆国的西南一个小小县里,不同于中国历代,宛珺本想靠着熟知历史当个牛逼女预言家的梦想破碎,山川河流亦不是她熟知的,想靠着吟诗作对也需好好斟酌。

    宛珺叹口气,惋惜着原主的那样一个风雅入骨、万般风情的母亲就这么轻轻松松死了……更让她好奇的是,这个应宛珺是怎么样变丑的?应该是破身后吧,不然对方的神经真的很大条啊。

    县丞的女儿被**没声张倒能理解,这里也是个贞操牌坊比命重的国度。明姨娘替自己死,应如海肯定觉得很不值。还有明家的反应,不声张是对的,但是自己好歹也是明老爷的外孙女,去乡下也没个人送。

    看来大家都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乡下是让自己湮没的最好地方。

    唉!好好的一个女孩,才10岁,谁下的手?怎么能下得去手?大姨妈都没有来过,简直是畜生,而自己的家人却都集体噤了声,他们可能觉得名声比追击凶手更重要吧。唉,亏的自己来到富裕的人家,又有个以死相逼的娘,不然被逼死的应该是自己。

    宛珺握握拳头。

    突然,想起来——卧槽,这里有没有乙肝、梅 毒、艾滋和尖锐 湿疣?尼玛,老子离宫 颈癌也近了好多,不好不好……

    ……

    乡下的庄子不近,早上出门,走走停停,第二天中午才到,这里是应老太爷旧宅,仅有几个婆子媳妇打扫,男人们另有住处,负责着庄里的庄稼。

    三个丫鬟叽叽喳喳下了车,一路上你争我抢找地方睡觉,浑身好不自在,小彩旗幽怨看着宛珺的马车,鼓着腮帮看着自家个子还没张高的小姐下了马车。

    “三小姐,”一婆子弯着胳膊做了个福,算是请了安,腿上直直的却没有多恭敬的意思,道:“奴婢是赖大柱家的,给您请安!”赖大婆子顿顿,继续道:“前几日收到了信,三小姐是打算在这里住几日啊?”旁边另外两个婆子带着三个媳妇笑嘻嘻没吱声,眼上却是火辣辣盯着小姐丫鬟们的衣服和包裹。

    “瞧赖大娘说的,啥叫几日啊,信上说的可是三小姐为老太太祈福才暂住的,三小姐那是诚心足足的!”一小媳妇忍着眼热,接着赖大娘笑眯眯说话,道:“三小姐,您别介意,来咱们庄子祈福呢呢,是有规矩的,身上的缎面衣料是断断不成的,日常多以素食果腹。祈福要心诚则灵,所以奴婢们给您备下了粗布衣服,既能彰显咱心诚,又不至于糟蹋了东西”说罢,便火急火燎想接过几个丫鬟们的包裹。

    其实后世的衣服更重视舒适,粗衣比绸缎更受人欢迎,宛珺本不介意换上粗布麻衣,但是这几个人的做法真让人觉得吃相难看,很不雅观,道:“热死人了,快,把我头巾比照着样子换成麻料的”边说边扯着头巾,随手便把头巾放在刚刚说话的媳妇手里。

    宛珺的行为惊吓的其他人目瞪口呆:惊的是几个丫鬟,她们没想到三小姐在家连镜子都不允许放,换了个地方竟大大方方地容忍别人看她的脸,难道是自暴自弃了?吓得是这几个庄户人家的婆子媳妇,信上隐晦提到三小姐身有小疾,可这小疾也太吓人了吧?!手捧头巾的媳妇都快哭了,因为她闻到着头巾上有她刚死去公公的味道。

    “三小姐,这是张勇媳妇,她还年轻,您别介意!”赖大婆子看看张勇媳妇裙子上的一滩黄水,厌恶地皱眉,道:“求小姐多担待,别嫌弃咱们乡下婆娘们也薄脸皮,就让她回去换个衣服吧!”

    赖大婆子年龄大了见多识广,不像年轻媳妇那样吓得屁滚尿流,但心里还是狠狠跳了好大几下——这下来庄子的可是个灾星。

    几个丫鬟捂住鼻子笑,张勇媳妇羞愤难耐,不等宛珺答应,一溜烟躲进偏房里去。

    ……

    “一个个都没有规矩,拿着我捏泥巴呢”宛珺躺在炕上盯着房梁上的苞谷筐,心里暗暗思考,在没有想到如何离开穿越时空的情况下,还是要好好利用手中的权力让自己过得滋润,脸要治疗,这样怎么能出去玩,来趟古代不容易可不能浪费;体味也要除去,乡下没有熏香,最受罪的是自己,想着箱子,宛珺又进入梦乡。

    这身子真弱。